小说180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零,带着百亿医疗空间报效祖国陆甜甜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这个家交给你了

第六十五章 这个家交给你了

        “是转弯角那个药店收草药的小徐吗?”村医问。

        范英猛地抬头,看着村医高兴的问:“是的,小徐说今天有人会过来买自行车,还是永久的,让留着,没想到就是你啊。”

        陆甜甜也高兴了,她终于明白这么多票证里怎么会有自行车票,原来是陈伯有心而为之的,担心车被人买走,还让徐哥哥特地去预定了。

        范英利索的拿了钱和自行车票,准备开发票,可发票要写买卖人的名字,不然不能上牌。

        “请问写谁的名字?”范英问。

        “陆甜甜”村医说道。

        “可陆甜甜太小了,不能上牌啊。”范英开口道。

        “没事,你就写她的名字。”村医这个时候才想起来甜甜的户口证明还没有从陆家转过来呢,今天回去得把这件事情给办了。

        范英羡慕的看了陆甜甜一眼,这个小姑娘还正是有福气的人,上午是她爹带她来买暖水瓶,下午爷爷就带她来买自行车了。

        “范姐姐,麻烦你再拿两块布给我,我爷爷的棉袄太破了。”陆甜甜指着柜台后面竖着的几匹布说道。

        范英高兴的点点头,这个姑娘良心真好,自己的衣服也是补丁打着补丁,还想着给爷爷买。

        不过穿得这么破破烂烂的,买自行车的钱倒是准备着,莫非是给小姑娘的嫁妆,也不对啊,小姑娘还这么小。

        范英摇摇头,想不通就不想了,拿布给小姑娘才是正事:“要多少布啊?”

        陆甜甜有些傻眼,她也不知道要多少布啊,从荷包里掏啊掏的,掏出了所有的布票,有十市尺、七市尺、一市尺、二市尺。

        其中最多的是七市尺的布票,因为那个时代的人做一套衣服也就是七市尺,但村医是身材有些高大,七市尺肯定不够。

        陆甜甜掏出一张十市尺的布票,递给了范英:“范姐姐,就拿这个数吧。”

        范英将布拿了下来,又拿了一根木尺,开始丈量了起来,手速很快,但也很松,这样就能多放一点量。

        将布料叠好,想放到陆甜甜的背篓里,可背篓已经被塞得满满的,范英拿了一根绳子,将布料绑在了自行车的车把手上,这样就不容易掉。

        “范姐姐,我爷爷还要高粱酒,我还要买些油盐酱醋白糖啥的,麻烦你也帮我拿一些吧。”

        陆甜甜如同购物狂,这个想要,那个也想要,不知不觉又买了很多的东西。

        村医看着极力克制自己的陆甜甜,以及柜台上的一包包东西,眼皮不由的跳了跳。

        他从来不知道家里还缺少这么多东西,怪不得自己口袋里虽然有钱,却总是吃不好。

        以后这个家就让甜甜当吧,小姑娘心灵手巧的,肯定能把自己养出肥膘来。

        陆甜甜看了一眼四周,那个狗眼看人低的售货员正狠狠的盯着自己,看到自己看过去,那个女人也就移开了目光。

        趁着这个机会,陆甜甜的手里多出来一个大肉包子,将包子塞进了范英的棉袄口袋,范英一惊,看到是甜甜的小手,不由的笑了。

        小姑娘肯定是把自己喜欢吃的糖塞到口袋里来了,还是不要拿出来了,万一被她爷爷看到,估计会生气。

        自行车上基本上都挂满了,村医庆幸自己能买到自行车,不然这些东西祖孙两可拿不回去。

        村医让甜甜爬上自行车的书报架,往公安局的方向骑了过去,陆甜甜心里有些不安,她年龄不大,应该是不能上牌的吧。

        到了公安局,村医将车推到一边,推门走了进去,公安人员一听是来上牌的,连忙拿出敲钢印的工具跑了出来。

        据说是敲了钢印的自行车,万一被偷走,只要破案了,就可以凭着自行车的执照、发票、和钢印就能拿回去。

        支付了一毛五分钱的牌照费,又支付了二块四毛钱一年的税费,牌照就这么上好了,连发票上谁是陆甜甜都没有人问。

        陆甜甜无语了,她上一世的这个年龄,不要说拥有自行车,连饭能不能吃饱还成问题呢,所以哪里知道自行车上牌照根本就不看人。

        陆甜甜又爬上了自行车,这一次则是往家的方向了,村医的车技不错,尽力避开那些泥泞的,坑坑洼洼的不良路面,但陆甜甜还是觉得自己的屁股被震得发疼。

        远远的,大娘终于看到想看的身影了,连忙招手呼喊:“林叔,林叔,这里。”

        村医眉头又皱了起来,上次在陆家不是说过再也不帮陆家看病吗,怎么又来找人,实在是太麻烦了。

        车笼头巧妙的转了一个方向,同时脚上用力,自行车刷的一下子从大娘的身旁窜了过去,把个大娘吓得差点摔到地上。

        大娘气的很想破口大骂,可她不敢啊,自己的大小子还坐在村医家门口等待村医的医治呢。

        “林叔,林叔,啊,甜甜,甜甜啊,你们停一下啊。”大娘踉踉跄跄的跟在后面追了过来,心里恨得要死,甜甜这个死丫头,竟然能坐自行车了。

        要知道日子这么好过,还不如让娘卖了大妮才好呢,等会回去跟娘说一下,让大妮跟甜甜换一下。

        车子停在了自家的院子门口,陆甜甜连忙下车开了门,村医将自行车往院子里一推,冷声道:“甜甜,快关门。”

        陆甜甜的眼梢瞟了陆利国一眼,快速的关上了门,刚把门栓给插上,大娘冲到了院门前,拍打这院门:“救命啊,我家大小子快要死了啊,林叔救命啊。”

        村医将自行车停在了厢房的空屋子里,这么金贵的东西可不能风吹日晒的,又找来一块破毛巾,将自行车的轮毂仔细的擦了一遍,直到轮毂上的泥痕都擦干净为止。

        陆甜甜也忙着将背篓里的暖水瓶给放到了房间里,还拿出了染膏和一罐麦乳精,想了想,又从空间顺出了十斤白米十斤白面。

        “爷爷,今天卖了野猪肉,又买了这些东西,还剩下七十三块五,我想分成三分,你一份,我爹一份,我姑姑一份你看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