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80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零,带着百亿医疗空间报效祖国陆甜甜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钱到手了(2)

第七十二章 钱到手了(2)

        “谢奶奶赏,小明长大后一定会好好孝敬你的,奶可要等着小明的孝敬额。”

        陆老爷子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抬头看了眼小明,陆小明看到陆老爷子看着自己,也笑着对陆老爷子点点头:“还有要孝敬爷爷。”

        陆老爷子不由的眯起了眼睛,他不知道小明说的是真心话,还是像大郎一样,只会用嘴来骗人。

        小明将钱交给了陆三郎,三郎将钱塞进了口袋:“谢谢爹,地里的活都干完了,我跟三娘明天就去供销社走一趟。”

        陆老爷子吸了一口烟,开口道:“去吧,以后没事多和甜甜走动走动,毕竟是你亲生的闺女,不好生分了,还有三娘也是,记得不。”

        三娘大喜过望,连声答应,而三郎和陆青,还有小明则皱了皱眉头,爹(爷爷)是不是在打甜甜的主意,得小心了。

        陆工看着三房得了这么多钱,心里恼恨的紧:“爷爷,我们的衣服裤子也破了,我们也要钱买衣服。”

        陆爷爷朝着二房叫了一声:“二郎,能走不,能走就出来。”

        二郎二娘正在屋子里听的高兴呢,冷不防被老爷子叫到名字,只能小心翼翼的出了门。

        “爹,你有啥事没?”

        “你儿子问我要钱买衣服,你说呢?”陆老爷子又吸了一口烟问道。

        “混小子,你说啥呢,你衣服好好的,买啥衣服呢,是不是想找抽。”

        “爹,陆青他们都有,凭啥我们没有,都是孙子。”陆工倔强的问道。

        “凭啥,凭你爹我看病,你奶让甜甜去抵债,要不,你去换甜甜回来。”二郎怒吼,这件事情已经成了他的心魔。

        一个堂堂大男人看个手和脚居然要侄女去抵债,说到哪里都没脸,这也是他不愿出门的最大原因。

        现在自家的小子居然还想跟三房的几个崽子别苗头,必须把苗头掐死在萌芽之中,顺便给老头子添个赌。

        说到甜甜,还有抵债,陆工不出声了,二娘原本愤恨的神色也消失不见,反而是三娘,刚才的高兴瞬间不见,她怎么忘记自家的闺女是被卖掉的。

        看向陆老爷子的眼神再也没有感激,反而是充满了恨意,自己怎么会这么笨,老太太让她骨肉分离,老头子还让她亲近闺女,玩自己呢。

        陆老爷子心里一根咯噔,坏事了,他斜睨了二郎一眼,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幸灾乐祸,看到了计谋得逞后的得意。

        连忙又看向了三郎和三娘,果然,三娘的眼神变了,从刚才的兴高采烈一下子变成了仇人,三郎更是不用说了,一脸的阴霾,连同边上的三个崽子,看向自己的眼神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二郎,你到底想干啥,吃老子的用老子的,现在还来给老子下套。”

        陆老爷子也不是一个软蛋,该出手的时候绝对不含糊,看向二郎的眼神也变得犀利。

        “好哇,你这个砍脑壳的白眼狼,我还以为你是在教训你的崽子,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呢,知道你是这样的畜生,生出来就该摁死在粪坑里。”

        陆奶奶跳了起来,指着二郎的鼻子开始咒骂,狠话不怎么多,但侮辱性极强,陆兵吓得死死拉着陆工的衣服,而陆工已经将嘴唇给咬破。

        陆老爷子开始往烟袋里装烟丝,老婆子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二郎这一房人就是欠骂,既不像三房勤劳能干,又不像大房会看人眼色,只知道阴测测的搞些小动作。

        二郎捏紧了双拳,看着陆老爷子点燃的烟袋,开口道:“爹,你和娘既然如此看不惯我们,那不如分家吧。”

        听到要分家,陆奶奶更是一个巴掌打在二娘的脸上:“我就知道你这个砍脑壳的娶了媳妇忘了娘,是你这个娼妇在背地里挑唆的吧,二郎,今天你得把这个娼妇给我休了。”

        陆二郎气急了:“娘,你嘴巴干净点,哪个婆婆会骂自己儿媳妇是娼妇的,你知道娼妇的意思吗。”

        二郎的话无疑是加大了陆奶奶的怒气,一连串不堪入耳的话从她的嘴里滚动出来,连陆利国都听得面红耳赤,太暴力了。

        陆三郎深吸一口气,再慢慢的吐了出来,转身出去洗了手和脸,甜甜可是说过的,要保持个人卫生,疾病就不会来找你,不然很容易得病,甚至肚子里生虫。

        三郎的态度彻底激怒了陆奶奶,她在这里尽情的表演,不就是想让人来帮腔,一同声讨二房嘛,结果呢,大郎大娘在吃糠菜团子,三郎去厨房洗手洗脸了。

        一把将大娘手里的碗给夺了过来,开口就骂:“吃吃吃,咋吃不死你们,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败家玩意儿,还想分家,都给我滚出去。”

        “娘,我怎么可能想分家呢,我家就是娘当家才行,我还指望着娘能长命百岁,一直当着这个家呢。”大郎连忙站了起来,拉着陆奶奶说道。

        听到大儿子拍的彩虹屁,陆奶奶的脸色有所缓解,还是大郎好,没有白疼他们,眼神却又看向了三郎,希望他也能表个态。

        三郎冷笑一声,脚步往屋子里走去,在门即将要关上的最后一刻,说了一句话:“爹,你们是父子,是母子,不是阶级敌人,说话有必要这么狠吗。”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了,但这句话却在陆老爷子的心里激起了千层浪,只是他实在搞不懂,小时候这么可爱的孩子,长大了怎么都变成了这样。

        “你这个砍脑壳的,我怎么会生了你们这些个白眼狼啊,真后悔没有摁死你们啊,老天啊,你下一道雷劈死这两个不孝的畜生吧。”陆奶奶又开始嚎了起来。

        “娘,你在干嘛,要劈死谁呢?”门外传来了一道声音,陆奶奶哭嚎的声音戛然而止。

        “四郎啊,你咋今天回来了?”陆奶奶问。

        “呃,厂里的化肥都卖完了,厂里没活干,让我们回来休息二天,下个礼拜一再回去上班。”四郎回答道。

        “那工资发了没有,发了就给娘。”陆奶奶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