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80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零,带着百亿医疗空间报效祖国陆甜甜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原来是故人

第七十七章 原来是故人

        “你明后天给我吧,我每天早上和晚上要去猪圈给猪消毒的。”陆甜甜索性把碗留了下来。

        “甜甜,我可以叫你甜甜吗?谢谢你,以后不要用救命之恩来说事,我,嗯,我想说天气很寒冷,但我的身心都很暖。”付一鸣的声音有些更咽。

        “刘奶奶的药给她吃了吗,我明天早上会过去看的,你就不用去了。”陆甜甜想着明天要找机会给刘奶奶打点滴就好了。

        “药都给刘爷爷带去了,还有家里的吃食和柴火也给他们带了一大半去,所以那边暂时可以放心。”付一鸣连忙解释。

        “付哥哥,快十二月份了,你得尽快把柴火和水备足,还有我爷爷每年的冬天都会收一些柴火,你如果有空闲,就挑过来吧。”

        陆甜甜更加轻声的说话,她身上有钱,可以帮助到救命恩人。

        付一鸣点点头,原本土坯房的柴火和水都是够的,但现在四个人分到两边,刘爷爷跟他们付家可是世交,哪能袖手旁观。

        “甜甜,我能不能跟你上山去采药,我是说如果你去的话。”付一鸣也想采药卖钱,万一采到名贵药材,那今年的冬季就好过了。

        “可是可以的,但这个季节不容易采到药,一场大雪就能封山,你得准备充足才行,哪天我去就来叫你。”陆甜甜一口答应。

        “你不要来叫我,只要在刘奶奶这里留一句话就行。”付一鸣毕竟是住牛棚的,不能明着跟陆甜甜套近乎。

        俩个小的说的起劲,两个老的也聊的舒心,特别是付原,一位心性坚毅的老人,他相信曙光离自己不远了。

        两人商量的是两个孩子的学习问题,甜甜还好一点,能够正常报名上学,但一鸣就不行了,只能在家里学习。

        老师当然是付原,一名大学教授,教一个十一岁的孩子还不是手到擒来,更何况付一鸣早就把初中的课程都学完了,过完年就要学高中的知识。

        只可惜手里没有可用的教学书,付一鸣的手里也没有像样的学习用品,村医眼珠子一转,这些东西他来提供,条件就是让付原教甜甜读书。

        付原心里暖,他知道这是林耀有意想帮助自己,如果说学问,林耀也是堂堂的中医世家当家人,从小就跟着林老爷子学习,肚子里的墨水可不少。

        两人商量完毕,看到两个小家伙也看着他们,就知道该离开了:“甜甜,我去猪圈,你去不去,不去的话让付家小子送你回去。”

        这么臭的地方还是别让小丫头去了,不就是给猪吃一点预防的中药丸子嘛,就是有点难度,因为猪不配合。

        “爷爷,我要去的,你坐在你的自行车后面。”陆甜甜说完就坐上了自行车后座。

        “爷爷,说到给猪吃药,我们好像没有给陆利国开药方。”她想起陆利国那脆弱的肺部已经感染了肺炎,只不过不传染而已。

        村医也想了起来,这个家伙的脉搏好像显示身上有炎症,不过冻伤嘛,总是会留下炎症的。

        “我明天开一副药,你熬好了给他吧。”村医淡淡的说道。

        “好咧”陆甜甜答应的爽快,除了熬好的中药,她也会给他西药的,活着总比死了痛苦。

        两人在离开猪圈还有十来米的地方下了自行车,快速的带上口罩,虽然猪圈已经被刘爷爷打扫的很干净,可猪这种生物,不就是喜欢吃了拉,拉了吃嘛。

        “甜甜,这两颗药丸你有没有办法给猪喂下。”村医从药箱里拿出了两颗乌黑的药丸子。

        陆甜甜点点头,从背篓里拿出两团饭团,将中药塞了进去,当然也把西药给塞了进去,走到猪的前面,用饭团逗引着猪。

        猪其实是个很聪明的动物,闻到香味就张开了嘴,手里的饭团丢了进去,两头猪迫不及待的咽了下去,看来猪八戒吃人参果是吞下去这个故事是真的。

        村医的心里有些难受,请原谅他不是兽医,原来喂动物吃药还可以用这种方法,只是太费粮食,要知道这些药的疗程就是一个星期,得喂好多顿呢。

        “甜甜,我明天去问村长拿公分,不然又是粮食又是药的,我们可看不起。”村医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想法。

        陆甜甜举双手赞成,她知道这些公分都会落在刘爷爷他们的头上,因为猪吃了这些预防药,就会排毒,到时候刘爷爷打扫猪圈就会更酸爽。

        因为有村医在,陆甜甜可不敢拿出长炮似的消毒喷枪,这东西可是没法解释的,最先进的喷水设备都没有这个消毒喷枪先进。

        两人提起药箱,快速的离开了,这条路实在是有些坑洼,颠得陆甜甜的屁股一阵阵的发疼,如果不是晚上,陆甜甜情愿自己走回去的。

        二流子的身影在沟渠的阴影里一闪而过,陆甜甜似乎有所察觉,转头看了过去,可她只看到茫茫的黑色。

        但陆甜甜是绝对相信自己的感觉的,那个一闪而过的肯定是个人,天黑了这个人还不回去想干嘛,陆甜甜似乎有些明白了。

        那个人应该是二流子,看来他还不死心,可惜自己实在太小,武力值不够,不然找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麻袋一套,打他个身残志不惨才解气。

        村医蹬自行车的脚更加用力了,速度明显的上去,陆甜甜拉住村医的棉衣,防止自己被颠下来,万一运气不好,摔到石头上,那就得领盒饭了。

        好在很快就到家了,陆甜甜艰难的下了车,两手摸着自己的屁股使劲的揉了起来,村医看得发笑,小姑娘太瘦了,屁股上没肉,这样坐车肯定会被颠得怀疑人生的。

        打开门,将自行车推了进去,甜甜快速跟上,反手关上了院子的门,眼睛却贴着门缝往外瞧,看看那个作死的家伙有没有跟上了。

        看了半天都没一点动静,陆甜甜放心的往客堂走去,灶台里还有点点星火,锅里的水还是热的。

        连忙拿来洗脚桶,倒了大半桶水拿了进去:“爷爷,泡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