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80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零,带着百亿医疗空间报效祖国陆甜甜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带四叔和付一鸣上山(2)

第八十四章 带四叔和付一鸣上山(2)

        “爷爷,今天你好好休息,我先去刘奶奶家里看看,然后把猪的中药给喂了。”陆甜甜好像知道村医的想法,连忙开口道。

        “成,拿个茶缸,把这些饺子带上,别饿着自己。”村医指着还剩下一半的饺子说道。

        陆甜甜点头,用茶缸将饺子装了起来,这个她准备费刘爷爷家送去,对于患病的刘奶奶来说,营养得跟上才是王道。

        村医拿出了给刘奶奶的中药:“他们现在有厨房了,现场熬出来的药效果好,一天一包,一包可以煮两次,三碗水熬成一碗水。”

        又从房间里拿出一包药丸递给甜甜:“这个是给猪吃的,一头猪吃八颗,每天两顿,你要喂进它们的嘴里,小心别摔跤了。”

        村医对自己连续滑倒在猪粪上感到憋屈,实在是太臭了,好在家里有甜甜,不然那套棉袄他铁定不会要了。

        陆甜甜也想起了村医爷爷被村长叔搀扶回家的样子,极力忍住笑,快速的整理好自己的背篓,跑了出去。

        “爷爷我先走了,你把门给锁了。”

        “小丫头,笑就笑呗,不知道忍笑对肺不好吗,真是个傻丫头。”村医爷爷看到甜甜拉着一个男人走出了院门,才慢条斯理的起身关门。

        “甜甜,你是不是犯了啥错误,要逃出来。”看到奔出来的陆甜甜,四郎第一个反应就是甜甜是不是要挨打了,所以才逃出来。

        陆甜甜点头:“爷爷让你进去吃早饭,我知道你肯定不肯,所以才逃了出来。”

        四郎~

        “四叔,给,这是爷爷让我给你吃的,快点,别让人给看见了,不然爷爷就会有麻烦。”甜甜从口袋里掏出两个大肉包子递给了四郎。

        四郎吓了一大跳,看向陆甜甜的眼神带着审视,陆甜甜不耐烦了:“不是偷的,是我爷爷给的,你快点,冷了就不好吃了。”

        四郎觉得有愧,他怎么能不相信甜甜呢,多么好的一个小姑娘,自己竟然会有不相信她的念头,以后不准这样想了。

        “甜甜,我们一人一个。”四郎将大肉包子递给了甜甜。

        甜甜像变戏法似的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放进嘴里吃了起来,浓郁的肉香味一下子扑进了四郎的鼻腔,四郎有些憋不住了。

        “四叔,快吃啊,很好吃的。”陆甜甜继续诱惑。

        四郎再也忍不住了,小心的咬了一口,到底是白面做的,好柔软啊,吃到嘴里还甜甜的,又咬了一口,嗯,吃到肉的味道了。

        看着包子中间那块红艳艳的肉团子,四郎一口就咬进了嘴里,他不舍得用牙齿咀嚼,只是抿着嘴感觉着味蕾上的暴动。

        可肉团子还是不知不觉的被吞下了肚子,四郎拿着剩余的包子,一口一口的吃了进去,这个时候的四郎是无比的满足的。

        吃完一个,四郎用手拉开陆甜甜的口袋,好家伙,里面白乎乎的好像还有肉包子,不由的好奇道:“你今天带了多少肉包子出来啊。”

        陆甜甜指了指背后的背篓,张口就来:“昨天我和爷爷包了很多饺子和肉包子,今天爷爷知道我要上山,让我带了十个肉包子上山。”

        “十个”四郎吓了一大跳,这村医也太宠爱甜甜了吧,不过甜甜这么乖巧,除了自己那个眼盲心瞎的老娘和大哥二哥,谁不喜欢她啊。

        四郎知道甜甜这里有十个大肉包子,也就放心大胆的吃了起来,他觉得这次回来真是太正确了,甜甜虽然被卖,但村医对甜甜多好啊。

        两个人迅速解决了三个大肉包子,喝了一口竹筒里的水,开始往后山走去,走到后山边的院子时,陆甜甜在门外叫了一声:“刘奶奶,你在吗”

        “是甜甜吧,进来吧。”里面传出刘奶奶的声音。

        “四叔,你在外面等着,不能进来,刘奶奶病了,你一个男人进去不方便。”甜甜看着四郎,严肃的说道。

        四郎连连点头,他指着山脚的方向说道:“甜甜,我去为他们捡点柴火吧,反正待着也是待着。”

        陆甜甜从背篓里拿出一把柴刀和一根绳子,递给了四郎,看到四郎离开,连忙带上口罩,走了进去。

        走进院子,一股熟悉感油然而生,这就是一个用石头和木头混合搭建的房屋,屋子有三间,左边有火炕,可以睡觉,中间是厨房,右边是柴房。

        声音是从最左边传来的,那刘奶奶肯定是住在最左边。

        推开最左边的门,屋子里暖洋洋的,原来靠墙边一个火炕没有熄灭,温暖着整个屋子,甜甜对这个环境很满意,吃饱穿暖对身体的早日康复有利。

        陆甜甜的左手昨晚也沾染过灵液,所以就用左手搭上了刘奶奶的手腕,果然,一条细线从手指蔓延了出去,慢慢的走过了刘奶奶的肺腑。

        然后又从原路返回,告诉甜甜它所诊断的病情,肺痨已经在明显的好转中,可这个时候却又是最容易感染的。

        陆甜甜借着背篓的掩盖,从里面拿出了口罩、消毒药水,还有村医给的中药包,指着这些东西对刘奶奶说道:

        “刘奶奶,药每天一包,一包可以煎二次,三碗水剪成一碗,早晚喝,口罩给刘爷爷带,每次进来必须带,因为现在你的身体在好转,但病菌却最容易传染。

        还有这个消毒药水,让刘爷爷在吃饭喝水之前擦手,一定要严密防范起来,刘奶奶,我说的话你记住了吗?”

        刘奶奶笑了,开玩笑道:“最后一句话是不是你师傅爷爷说的,甜甜,我说的话你记住了吗?”

        陆甜甜一愣,这个也可以脑补,甚慰吾心啊。

        “奶奶,我给你吃药,再给你针灸,那是我师傅教我的,你如果感觉想睡觉,这是正常的。”

        刘奶奶点了点头,接过甜甜手里的药就吞了下去,看着刘奶奶喝冷水,陆甜甜心疼了一下。

        待到刘奶奶躺下,陆甜甜拿出了银针,先是针灸了几个穴位,用以疏通血脉的流畅,最后一阵就扎在了刘奶奶的睡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