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80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零,带着百亿医疗空间报效祖国陆甜甜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 陆利民想明白了

第一百零三章 陆利民想明白了

        “哎,甜丫头好心啊,可咱们没有锅咋煮啊。”三娘头痛。

        大明却笑了:“娘,我们半夜里去煮不就好了,反正晚上他们都睡得像死猪似的,我煮东西肯定不会让人知道。”

        三娘点点头,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既然有窝窝头,那就把这些小馒头分给孩子们吧。

        这么小的馒头,几个孩子又是长身体的时候,两个肯定是不够的。

        大明看到娘又要分馒头,高兴的口水都要掉下来了,迫不及待的拿过馒头就往嘴里塞。

        “大明,你留几个明天早上吃,不要一顿都吃完了。”陆青说道。

        大明摇摇头,还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吃,要么就不吃,要吃就吃个够。

        三房其乐融融,外面又吵翻了天,原来大娘将药给煎好了,可谁端给利民吃呢。

        大郎的眼睛看着大娘,大娘则看着陆大妮,陆大妮心里恨啊。

        陆利民可是你们的儿子,又不是我的儿子,凭啥让我干这种危险的活。

        陆大妮翻着白眼不肯动,大娘也知道指望不上大郎,可她是真害怕啊。

        于是,大妮在大娘的怒骂中,终于端起药碗,可药碗在她颤抖的小手上,随时都有掉落的可能。

        陆利国坐在一边看着这对无良的父母,心里感觉到了悲哀,为自己,为利民,特别是利民,现在如同一只被嫌弃的小兽,爹娘恨不得把他给赶出去。

        他站了起来,走到陆大妮的身旁,左手接过大妮手里的药碗,直接就往自己屋子走去。

        大妮吐出一口气,还好还好,有替死鬼帮忙端药了。

        大郎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大娘更是紧张的四处张望,别被娘看见了,不然非打死自己不可,不过两口子最后同步的朝着大妮瞪了一眼。

        陆利民靠在大炕上,脸色已经没有中午时的苍白,更没有初始的担心和害怕了。

        经过今天的这个变故,他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情,原来他在爹娘的眼里,啥都不是。

        他虽然看不到外面的场景,但大人们的每句话,每个意思他都听的清楚明白,他被嫌弃了。

        从他被村医爷爷确诊得病开始到现在,爹娘和爷奶他们看他就像看到鬼一样,吓得躲避得远远的。

        已经一个下午了,他一口水没有喝,一口饭没有吃,可没有一个人来敲门,更不用说端茶送饭了。

        失望和害怕一直围绕着陆利民,在他以为自己就这样等死的时候,居然听到三叔带了药回来。

        村医爷爷能送药给自己,肯定是因为甜甜,或者说是因为三叔,原来还是有人关心自己的。

        陆利民哭了,那是惭愧的哭,是后悔的哭,他以前一直帮着大妮欺负甜甜,可结果呢。

        如果这次能逃过一条命,他一定要为以前犯的错误跟甜甜道歉,他一定要跟陆青他们几个成为好兄弟。

        药终于煎好了,可笑的是爹娘都不敢进来,他们大人都不敢进来,却还指望着陆大妮。

        陆利民忽然有个邪恶的念头,他自己走出去喝药,对了,还要去厨房找吃的,吓死你们。

        门被推开了,大哥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陆利民连忙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口鼻,指了指靠墙的小桌子。

        陆利国看到陆利民的这个动作就笑了,指了指自己戴在脸上的口罩,示意没关系的。

        小心的将药放在小桌子上,又从口袋里摸出两个刀切馒头,那是陆奶奶偷偷给自己的。

        “利民,坚强起来,我相信甜甜会来救你的,这些药就是村医爷爷让三叔送来的,快把药喝了,趁热喝才有效。”陆利国说道。

        陆利民点点头,挥了挥手,示意大哥快出去,村医爷爷可是说过,不要离自己太近,说话时最容易传染。

        陆利国走了出去,他决定了,自己的弟弟就由自己照顾吧,反正他的命也不长,换弟弟能健康的活下去,还是值得的。

        陆利民等大哥走出去后,先是将药一口气的喝了下去,然后才拿起了刀切馒头,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了起来。

        馒头真好吃啊,甜甜的,软软的,掩盖了口里的苦味,是他记忆里觉得最好吃的东西,那也是甜甜让三叔带回来的,不过他好像没听见三叔给大房啊。

        对了,大哥是从口袋里摸出来的,应该是奶给大哥的,这个家里,大哥是最受奶宝贝的孙子了。

        即使陆利民再舍不得,两个刀切馒头还是很快的被他吃完了,他用手抹了抹嘴,满足的上床睡觉了。

        大郎又跑去找陆奶奶了:“娘,今晚咋睡啊,我们的屋子可回不去了。”

        陆奶奶点点头,想了想说道:“你们今晚开始就睡四郎的屋子吧,我让四郎到我房里来睡。”

        大郎一听就心定了,只要不回自己的那个屋子,睡哪里都可以。

        “娘,那我们的被子咋办,今晚盖啥啊。”大娘有些着急问道。

        大房一共有三床被子,大郎和大娘一床,利国和利民一床,大妮一个人一床,可大郎嫌弃大娘太臭了,就把大娘赶到大妮的被窝里去了。

        可陆奶奶不知道啊,她只知道大郎和大娘是睡在炕头这边,三个小的是谁在炕尾这边,中间还有一个炕琴呢。

        陆奶奶眼珠子一瞪,开口骂道:“除了大妮和利国的被子不能盖,你们俩的被子又没有被感染到,咋就不能盖。”

        大郎皱了皱眉头,虽然自己的被子跟孩子们的被子是隔开的,可毕竟在一个屋子里呢,万一被子上也有肺痨怎么办。

        “老婆子,今晚你跟小妹睡一个被窝,我跟四郎睡一个被窝,四郎的被子就给他们大房吧,等以后有布票了,再给四郎做一床。”陆老爷子开口道。

        “那我得去问问四哥,你可不能自作主张。”陆小妹斜睨了大郎一眼,连自己儿子都嫌弃的人,做啥爹啊。

        “四哥,开门。”陆小妹敲门。

        四郎打开了门,看着陆小妹问:“咋啦,有啥事情吗?”

        陆小妹也没进屋,就在门口将爹娘和大哥大嫂的对话都学给了四郎听,四郎听了只皱眉头,想了想,还是决定连夜回镇上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