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80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零,带着百亿医疗空间报效祖国陆甜甜在线阅读 - 第一百十三章 验证(1)

第一百十三章 验证(1)

        等她反应过来以后,陆甜甜已经抱着暖水瓶,跟在村医离开了。

        红旗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了糖果,红红绿绿的甚是养眼,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想要剥开糖纸吃一颗糖。

        可想到娘和弟弟两个人如临大敌似的一口气灌下中药,然后苦着一张脸,不断喊苦的样子,不由的替他们心疼了一下。

        算了,还是等晚上,给娘和弟弟喝完药的时候给他们甜甜嘴吧,陆红旗又把糖给揣回了口袋,去厨房做晚饭去了。

        “甜甜,你告诉爷爷,你在为王三狗打针的时候怕不怕,还有你怎么知道要把针头固定,要松掉皮筋才能调节输液的速度?”村医终于憋不住了。

        陆甜甜早就有了对应的策略,她看了眼四周,除了远处有一些在雪地里扒拉着东西的村民,附近并没有人走动。

        “爷爷,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我在拿到针头的时候,脑子里就出现了要把针头扎进静脉,然后要松掉皮筋,让静脉畅通。

        还有针头要固定,不然小孩子一动就会把针头给弄歪,最后就是要按那个圆圈,调节输液的速度。”陆甜甜一口气说完,有些忐忑的看着村医的脸色。

        村医这次确定自己收的这个徒弟兼孙女的确是有天赋的,跟他的那个师傅很相似,相信等师傅回来的时候,看到甜甜肯定会很惊喜的。

        “我给你的手稿和书你要细细读,不懂就来问我,要知道学医的人可不能一知半解,不然不是救人,而是害人了。”村医严肃的说道。

        陆甜甜点头如捣蒜,爷爷说的太对了,医学原本就是一个需要谨慎对待的学科,容不得丝毫的马虎,庸医害人可是喊了几百年都不止了吧。

        等他们两个回到家,天色已经有些暗下来了,厨房的灶台上还温着热水呢,那是付一鸣特地烧的。

        看到两人回来,付一鸣连忙用木桶舀了热水让他们洗手洗脸,这么冷的天,林爷爷和甜甜在外面跑了大半天,肯定已经冻坏了,所以热水是必备的。

        家里有了付一鸣他们的帮忙,陆甜甜觉得自己和村医爷爷轻松了很多,至少雪地不要扫了,屋顶也不需要爬了,还有热水也有人烧了。

        陆甜甜连忙跑进厨房准备做饭,付原却拦住了她:“甜甜,你就煮两个人的饭菜,我们都吃过了。”

        陆甜甜有些惊讶,都吃过了,咋不等自己和爷爷回家一起吃啊,她往锅台上看了一眼,立刻明白了付原的意思。

        他们是贴了三和面的饼子,就着热开水吃下去的,至于为啥不等自己和爷爷回来一起吃,还不是想着不要蹭自家的饭。

        村医站在边上听得一清二楚,他也明白老伙计的心思,文人实在是太清高了,哪怕他们穷困潦倒到极致,也是不愿意被人施舍的。

        “甜甜听话,就煮我们两个人的饭菜吧。”村医开口道。

        付原感激的看了村医一眼,感谢他维护了自己仅剩的那一点点自尊心,拿起木桶就去倒水,住在人家家里,总要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晚饭很简单,陆甜甜将中午吃剩的饭菜热了热,再煮了一个蛋花汤,简简单单的就把晚饭给解决了,刷了碗筷之后,陆甜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锁上了门。

        一个闪身进入空间,陆甜甜坐在电脑前,从抽屉里拿出了陆家爷奶和爹娘的头发,仔细挑选出带有毛囊的头发,然后一个一个的分装好。

        实验室里有一台dna全自动遗传分析仪器,只要把需要检测的血液、毛囊、或者指甲等样本放进去,最快三个小时后就能知道结果。

        陆甜甜原本完全可以将所有的样本都放进去测试,但等她拔下自己的头发想放进去的时候,却是犹豫了一下。

        最终还是将陆家老爷子、陆奶奶和三郎的头发给放了进去,她想要知道自己这个爹到底是不是爷奶亲生的孩子。

        这三个小时,陆甜甜去了综合楼的宿舍洗了一个澡,又去了食堂查看了一下物资,果然,今天拿掉的十个大肉包子又自动添加了。

        仓库里拿走的大米和面粉也补充到位了,糖果和其他物资似乎根本就没有动过,但陆甜甜知道,她可拿走了不少。

        当她听到机器完成工作的提示音鸣叫时,快速的回到了实验室,看着打印机上自动打印出来的两份报告。

        掠过一些复杂的分析说明,陆甜甜直接就看向检验结果,报告书上明确的写明,经过计算,亲权概率为99.99999%。

        还有就是最后的鉴定意见为支持检材所属个体符合亲生关系。

        另一份鉴定报告除了鉴定样本不同,其结果也是一模一样的,那就表示陆老爷子,还有陆奶奶是三郎的亲生父母。

        陆甜甜拿起自己的头发和三郎的头发,放进了dna全自动遗传分析仪器内,打开了启动键,机器发出极其微弱的声响。

        陆甜甜的心有些乱,她拿了一张白纸和一支笔,不断的在纸上涂涂写写,如果自己是三郎的亲生闺女,为何陆奶奶会如此讨厌自己。

        即使祖孙两个不合眼缘,也不会厌恶到希望自己去死的那个地步,这个不符合科学。

        如果自己不是三郎的亲闺女,那自己的父亲是谁,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自己是娘带来的拖油瓶,所以会被陆奶奶给厌恶。

        可也不对啊,按照陆奶奶的脾气,如果自己是娘带来的拖油瓶,娘早就被陆奶奶的口水给淹死了,哪里还能保密到现在。

        当一张纸被写的满满当当,再也没有地方落笔的时候,机器完成工作的提示音响了起来,然后就是打印机打印报告的声音。

        当打印报告完成后,陆甜甜心里生出了怯意,竟然不敢伸手去拿这张报告,她甚至有个念头,直接把这份报告放进碎纸机里粉碎算了。

        良久之后,陆甜甜还是鼓起了勇气,走动打印机的边上,伸手拿起了这份让她觉得非常害怕的检测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