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80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零,带着百亿医疗空间报效祖国陆甜甜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 重建家园(1)

第一百二十七 重建家园(1)

        那个售货员看到陆大妮用那只脏的不成样的手抓点心,心里有些恶心。

        尤其是看到点心随着手指甲里的污垢一起进入嘴里,差点连隔夜饭都呕了出来。

        连忙想开口让她出去吃,可陆大妮吃得太快了,又是滴水未进,居然被点心给卡住了喉咙。

        她很想咳嗽,把卡在喉咙口的点心给咳出来,但包扎着的鼻子却不允许她用力。

        王大妮的眼珠子开始往上翻了起来,把那个售货员给吓的,连忙拿起自己的茶缸,给王大妮给喂了水。

        王大妮在喝了好几口水之后,终于感觉到喉咙口通畅了起来,连忙对着售货员鞠躬感谢。

        售货员看着自己八成新的茶缸,心里有说不出的堵心。

        扔了吧,这么好的东西,是个人都不会舍得,不扔吧,都给这个小叫花子给弄脏了。

        想到叫花子,售货员想到了陆甜甜,也是破烂的一身衣服,出手却是大的惊人。

        不过那个叫花子可比眼前这个叫花子干净多了,至少人家的小脸蛋和衣服都是干干净净的。

        不对啊,现在什么世道,叫花子都这么有钱了吗,要知道一块钱可以买一斤二两的肉了。

        可人家就买了一袋子碎点心,估计是没票,如果有票,肯定是买整块的了。

        售货员的思路有些凌乱,看着王大妮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离开了,却还未回过神来。

        大娘躺在炕上,吃了陆奶奶给的云南白药,腹部的疼痛缓解了很多。

        这个时候她才想起她的闺女,只是整个房间里都没有闺女的影子。

        “大郎,你看到大妮了吗?”

        陆大郎一听到大妮的名字就觉得膈应,他头也不抬的站了起来,去正房找陆奶奶了。

        “娘,你看看哪家要娶亲,你把大妮给说出去吧,这丫头放在家里,我害怕。”大郎对着陆奶奶说道。

        陆奶奶也早有这个心思,家里的祸事多多少少与这个丫头有关,尤其是她给大明下毒这件事。

        不管自己如何看不惯三房,大明可是她嫡亲的孙子,而且还是双胞胎的孙子,比大妮精贵多了。

        “成,我去问问,不过这丫头鼻子断了,估计说不上价格。”陆奶奶有些可惜。

        “那就找村医给看看,我昨天看到村医给爹五块钱找零呢。”大郎说道。

        陆奶奶摇头,老头子对自己已经失去了耐心,再说已经分家了,她可不能往枪口上撞啊。

        陆大郎太了解自己的老娘了,眼珠子一转,就出去找陆老爷子了。

        陆老爷子抽着烟袋杆子,静静的听着大郎的诉求,眼里露出了鄙视,说来说去还是看中了自己口袋里的五块钱吧。

        大郎等了良久,却不见老爷子发声,只能失望而归,不管了,这个大妮,谁要白送也成。

        喇叭里传出了村长召集人手重建家园的声音,大家都兴奋的往晒谷场的方向集合。

        陆家村有八十八户人家,全部倒塌的房子有三十八户,倒塌一半或者一两个屋顶的也有近二十二户。

        全部倒塌的家庭可以补助十块钱一家,倒塌一半的家庭可以补助一块到五块。

        而没有补助的家庭,如果愿意帮着重建家园,每人每天记十个公分,外加三个窝窝头。

        村民们都点头同意,这样的分配很公平,特别是那些老弱病残的倒塌户,如果没有公分补贴,估计没多少人愿意去帮忙。

        二郎听到广播后第一个就往晒谷场跑去,他的屋顶也塌了呢。

        于是,在村长的指挥下,他去排队登记了,会计看到是二郎,眼里有一丝的嫌弃。

        他家的屋顶是怎么塌陷的,村里人早就传开了,没想到这个二郎这么不要脸,还来揩国家的油。

        “你家就一间房顶塌了吧,补助一块钱,这里签字。”会计冷冷的说道。

        二郎不干了,前面一个排队的,人家也是塌了一间屋子,为何能发三块钱。

        会计被气笑了,把前面一个人叫了回来:“石头,你告诉这位二郎,你晚上扫了几趟雪。”

        石头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数的可清楚咧,爬上爬下十二次,可屋顶还是塌了。”

        二郎的脸红了,他知道会计这样问石头的意思,不就是嘲笑他是个懒汉子嘛。

        可这怎么能怪自己呢,都是三郎的错,既然上去扫雪了,干嘛就漏了自家的。

        付原也在排队,他心里有些忐忑,毕竟身份不同,如果拿不到钱,也是合情合理的。

        会计抬头看到是付原,有些犹豫不决,村长没有说那边的人不能领钱,也没说能领钱。

        付原看到会计为难的脸色,小声问道:“我们可以不要钱,就是等村民们的屋子都建造起来,我们能不能去山脚那边的屋子住啊。”

        会计眼睛一亮,这个可以有啊,要知道少一户人领钱,他们村里可就能多留下十块钱呢。

        看到会计答应了,付原连声感谢,犹豫了一会又问道:“如果我们参加劳动可以吗?”

        这次会计爽快的点头了,这几个人平时都很识相,该放松的还是放松一些吧。

        付原高兴的笑了起来,转身离开了,看着付原的笑容,会计的眼睛忽然有了湿意,生不逢时啊。

        那些塌了屋顶或者一间两间房子的村民,先是弄来了材料,将屋顶给补了起来。

        二郎也拿着一块钱,又让二娘拿了十块钱,买了些材料,又找了几个人。

        不但把屋顶给补了起来,还在自家屋子里开了一扇门,直接造了一间厨房。

        二娘和陆工他们看了非常高兴,以后家里吃啥喝啥,只要关紧房门,谁都不知道。

        二郎看了眼热,也拿出了十块钱,趁着这个档口,整了些木材和砖头,自己砌起了墙头。

        不过他跟二郎不同的是,他把厨房分成了两间,里面一间面积很小,但砌上了炕。

        外面一间就作为厨房,由于他的屋子靠着院子,所以厨房的门就开在院子里。

        大郎也动了心,他推了推大娘,让她拿五块钱出来,因为他的屋子和二郎的屋子靠在一起。

        现在二郎弄了厨房,所以他就能赚便宜,只要建一堵墙和一个屋顶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