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80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零,带着百亿医疗空间报效祖国陆甜甜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二章害怕(1)

第一百三十二章害怕(1)

        大娘一把拉着大郎的手,哀求道:“不能打,万一打坏了,看鼻子的钱就白花了。”

        大郎被提醒了,是啊,万一这一巴掌抽上去,把鼻子又给抽歪了咋办。

        那就等等吧,等大妮的鼻子长好了,就让娘去找人,把这个死丫头给嫁出去。

        如果花几块钱把鼻子治好,以后就能卖个好价钱了,大郎的怒火被自己的脑补给降了下来。

        “要多久才会好?”大郎问。

        陆大妮一听就知道自己过关了,连忙伸出三个手指头,伤筋动骨一百天嘛。

        “三天?”大郎心里一喜,这个倒还是能接受的。

        “爹,是三个月,医生说我鼻子里的骨头断了,就帮我把断的骨头对齐,平时得好好养着,不能碰到才行。”

        “三个月!”

        大郎和大娘都大吃一惊,他娘的生个孩子坐月子也不过一个月,养个鼻子要三个月。

        大郎呵呵呵的笑了起来,他平时一般不打孩子,但大妮怎么让他感觉手痒痒的呢。

        “大妮,我不管你几个月,家里的事情你得干,鼻子断了手又没断。”大娘一看苗头不对,连忙打圆场。

        大妮也是会看眼色的,立刻开口道:“娘,那你给我一点粮食,我去厨房做饭。”

        大娘连忙拿出几个土豆和红薯,又拿了一点大碴子递给了大妮,大妮嫌弃的看了眼,还好自己有糕点。

        三娘和甜甜正在厨房煮饭,他们的厨房还需要两天才能搭建好,所以只能暂时用陆老爷子的。

        三娘揉了一点三合面,做了一大锅的窝窝头,再弄点野菜碴子粥,粥里加一点大白米。

        这样煮出来的粥就会有粘度,吃在嘴里也比较柔和,更加不会拉嗓子。

        窝窝头的香味已经飘了出来,陆甜甜随手拿了一个放在嘴里咬,哎,三合面的窝窝头味道始终差点。

        三娘连忙拿来了干净的箩筐,将窝窝头一个个的放了进去,四五十个窝窝头能吃个两天了。

        “甜甜,大炕的后面还有几坛娘腌制的酸白菜,你今天回你爷爷家就带一坛子回去。”三娘说道。

        “娘,我不要,爷爷不爱吃这个,你们也少吃,腌制的东西吃多了对身体不好。”陆甜甜连忙说道。

        三娘呆了一下,村里家家户户都腌制咸菜白菜的,没听说对身体不好啊。

        最主要是在没菜的日子里,一坛子酸白菜或者咸菜疙瘩可以过一个冬季呢。

        不过林叔是村医,村医可是精贵人,他们不吃也很正常,三娘马上就想通了这个问题。

        “喂,你们煮好了没有,磨磨唧唧的,快让开。”陆大妮大声喝到。

        “娘,你听到了吗?哪只狗在叫啊?”陆甜甜问。

        三娘一听就笑了起来,撇了大妮一眼道:“狗叫就让它叫呗,你管它呢。”

        说完就将锅里的粥盛进瓦罐,又舀了一瓢清水,拿了个用高粱穗做成的锅刷,把锅给刷的干干净净。

        “走,闺女,咋回屋吃饭去。”三娘捧起了瓦罐,走在前面。

        陆大妮的眼睛里冒出了凶光,看到三娘走过来,右脚不自觉的动了一动。

        陆甜甜长得比陆大妮矮,她一眼就看穿了大妮的这个动作,手里提着装窝窝头的箩筐,一下子就窜到三娘的边上。

        陆大妮已经把脚给伸了出来,陆甜甜抬起脚,恶狠狠的往大妮的脚背上踩下去。

        别看陆甜甜人小,力气可不小,这一脚踩下去,也够陆大妮痛上一阵子了。

        “啊!赔钱货,你眼瞎了啊,踩着我的脚拉,赔钱!”陆大妮开口骂了起来。

        陆甜甜低头一看,反问道:“赔钱货骂谁?”

        “赔钱货骂你!”陆大妮回答。

        陆甜甜点点头,冷笑道:“赔钱货,你才眼瞎吧,你看你把脚背塞到我脚底下,害的我脚底疼死了,你才该赔钱。”

        小明正好要进厨房,把没烧完的柴给抱走,分家了,所有的东西都得分的清清楚楚。

        听到甜甜这样说话,忍不住笑出了声音,也大声说道:“赔钱货,让开,我要抱柴禾了。”

        陆大妮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上了陆甜甜的当,气得鼻孔都张开了。

        只是她稍微动了动鼻子,痛意就快速传了过来,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的鼻子,连忙往边上让开。

        三叔家的四个孩子,甜甜最老实可欺,大明最蠢笨,陆青最稳重,而最坏的就是小明了。

        大妮好几次吃了小明的暗亏,最可恨的就是她想告状都找不到理由。

        久而久之,陆大妮对陆小明有了一些忌惮,所以总是挑唆着利国和利民去欺负小明。

        陆小明把柴禾都抱进了柴房,用一根麻绳绑住,还做了记号,实在是不要脸的人太多了。

        爹说过了,等厨房搭好,柴禾就放进厨房里,跟二房一样,煮饭烧水也方便。

        陆甜甜看到屋子里没人,连忙凑近三娘耳朵说道:“娘,我问你一件事情,你得告诉我真话。”

        三娘笑眯眯的点头,摸了摸甜甜的头发,拿出一把断了齿的梳子,准备帮陆甜甜梳头。

        “娘,我的亲爹到底是谁啊?”陆甜甜轻声问道。

        “啊!娘,你扯着我的头发了。”陆甜甜惨叫。

        三娘连忙松手,好在头发没有被她扯下来。

        “你这个死丫头,哪里来的这种想法,你不知道你亲爹是谁啊。”三娘怒了。

        “娘,你就我爹一个男人吗,有没有,有没有被其他男人给,那个,就是......”

        陆甜甜说不出糟蹋两个字。

        三娘却是明白的,她忽然有种想要嚎啕大哭的冲动,莫名其妙被自己亲生闺女泼脏水,还让不让人活了。

        陆甜甜慌了,三娘的表情明显就是被冤枉后,那种有苦无处诉的委屈啊。

        “甜甜,你不能因为娘保护不了你,你就怀疑娘啊,你可是娘我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来的。

        娘生你的时候是难产,咱们娘两差点都死在医院里,对了,你可以去医院问的。”

        陆甜甜有些懵,如果说仪器检测错误,不可能两台机器都会检测错误的。

        如果娘真的只有爹一个男人,那娘还是自己的娘吗,陆甜甜忽然浑身颤抖,有种情绪淹没了陆甜甜,那是害怕。